在美国西部自驾游期间,一个由衷的感触让我总是感慨,有些人明明知道一些错误的事情,就是不理不睬,听之任之,死也不改,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比如,哥伦布当年航海来到了美洲,以为是到了目的地——印度。于是就管当地原住民叫“印度人”(Indian)。

我发现在美西自驾游这一路上凡是遇到的许多白人都跟北美洲的原住民叫Indian,客气点的顶多会在“Indian”前面加个“美洲”,叫“美洲印度人”(American Indian)。事实上,印度人在亚洲,还是世界人口第二大国,这个地球人其实都知道的,但美国人就是愿意把美洲原住民叫“Indian”,你说,多气人!咱们中国人愿意管美洲原住民叫“印第安人”,还行,没有管叫他们“印度人”,但大概也是音译,随着老外这么叫的。

在美国西部自驾,我发现所有美洲土著都非常反感别人叫他们“Indians”!这真的不能怪他们,假如欧美人问我是不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的时候,我也会在心里骂街的。

除了把人家名字叫错,还死不改正之外。这种白痴错误还体现在新墨西哥州的古迹和旅游景点上。自打16世纪西班牙人来到了现在的新墨西哥州的北部后,发现当地有很多上千年历史的土著废墟和遗址,一拍脑门儿就说是中美洲的土著Aztec人所建(阿兹特克人,阿兹特克帝国,美洲古代三大文明之一,形成于14世纪初,16世纪被西班牙人所毁灭)。于是,把这些遗址统统叫Aztec Ruins(阿兹特克废墟)。

后经过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论证,早已知道这些遗址是古代的Pueblo人(古代阿纳萨齐,普韦布洛人),所建,而不是阿兹特克人的废墟了。即使之前人们的认识是错误的,而且一错就是将近500年,但美国官方至今还是没有更正这个错误,几乎在所有官方资料里面依然故我,并且还把在这里建立的小城定名为阿兹特克。

于是,“阿兹特克遗址”的名字就这么一直叫了过来,要是问路,我说Anasazi Ruins(阿纳萨齐遗址) 或者 Ancient Pueblo Ruins(古普韦布洛遗址),估计很少有美国人能明白我说的是哪儿。

闲话不扯了,咱们接着说说这个新墨西哥州著名的遗址景点。早期的白种人定居者错误地认为阿兹特克帝国的人们创造了这些古代建筑,即使在研究之后的结论明显指向建造者为诸多原住民的祖先之后,这个用词仍然存在。在阿兹特克和西南部其他地方建造的人多年来被称为“Anasazi”。考古学家采用了纳瓦霍语中的这个词,他们将其理解为“古代纳瓦霍语”。

历史学家和考古学者普遍认为,阿兹特克遗址建成不并且使用了200多年,是阿尼马斯河流域最大的普韦布洛先民领地。阿兹特克人集中地在可以俯瞰阿尼马斯河的露台处,建造了许多高层建筑,称为当地人称为“巨屋”。

几乎每所“巨屋”都有一个很大的地穴,这是古代普韦布洛先民用于祭祀仪式的大型圆形房间。此外,还有三层环绕的墙、土堤和平台。

历史学家和考古学者普遍认为,阿兹特克遗址建成不并且使用了200多年,是阿尼马斯河流域最大的普韦布洛先民领地。阿兹特克人集中地在可以俯瞰阿尼马斯河的露台处,建造了许多高层建筑,称为当地人称为“巨屋”。

一条500多米的小道把我们引领到了遗址的深处,眼前出现一座“巨屋”的地基。我发现在巨屋周围至少有上百间的房屋地基,房子与房子之间貌似是相互连通的。

一片一片金色的颤杨叶子,静静地落到地上,落在古代土著人的磨石上。在遗址里,我发现了这个小玩意儿,你能猜到这是做什么用的吗?事实上,美洲的古代土著没有发明过石碾和石磨,普韦布洛人只会用一个小一点的石头在一个大一些的石块上来回地磨玉米粒,从而磨出食用面粉,但这种工作效率太低了,照我们聪明智慧的老祖宗发明的石磨石碾来说,简直没有可比性!

此行新墨西哥州自驾游,正是10月的下旬,虽然没有风,但天气还是干燥凉爽,整个“阿兹特克遗址”景区里只有我一人。

几千年来,年年的秋天,金色的颤杨叶都会静静地落到遗址的地面上,落在普韦布洛人的磨石上,落在有心人的心头上。